达明一派摘2018金针奖香港四大殿堂级乐队仅剩

2018-12-30 00:00:46 围观 : 199

  

达明一派摘2018金针奖香港四大殿堂级乐队仅剩BEYOND

   1991年,黄耀明与刘以达因音乐理念的分歧,达明宣布暂时解散。但在后来的20多年时间里,他们效仿前辈温拿,每几年重组一次,发张新专辑或开演唱会。他们先后于1996年、2004年、2012年和2016年四度重组,发行过多张专辑,举办过多场演唱会。但出道以来,在内地露面的次数屈指可数。当然,这跟他们的作品风格与题材不无关系。可以说,他们一开始,就注定是为少数人而歌的。他们很多反映现实的歌曲题材,是十分尖锐的,但他们总是试图用艺术去表现它们,虽然结果不一定完美。 就在前几天,小编还写了一篇文章,专门讲到香港四大殿堂级乐队。温拿乐队、太极乐队、达明一派和BEYOND,四者论作品及在乐迷中的影响力,从高至低应是从BEYOND到达明,再到太极,最后温拿;而在香港主流乐坛的认可程度来说,却恰恰相反,温拿第一,其次太极、达明,最后BEYOND。后面这个排位,基本可以从代表香港乐坛至高荣誉的金针奖就明显看得出来,温拿1988年就拿了,太极2016年拿了,而达明和BEYOND还遥遥无期(香港四大殿堂级乐队,BEYOND居首还是居末?这个答案很分裂)。没想到,这话还没说两天,金针奖最新消息来了,达明一派果然紧随太极之后,获得第41届金针奖。 达明一派确切地说不能叫乐队,应该算组合吧,因为就两个人嘛。当然,跟唱跳型组合草蜢还是完全不同,跟太极、BEYOND等乐队并列更为合适。 据香港电台官网报道:香港电台在2018年12月5日举行的记者会上,署理副广播处长(节目)陈敏娟宣布「第41届十大中文金曲」的「金针奖」将颁予乐坛梦幻组合──达明一派,以表扬他们对香港乐坛的贡献。百度百科「金针奖」词条也第一时间更新了此结果。 金针奖是对香港乐坛对歌手、音乐人最大的肯定。继温拿之后,2016年,太极;2017年空缺;2018年,达明;按这样的趋势,下一个可能真的轮到BEYOND了。那样,香港四大殿堂级乐队(组合)就全部功成名就了。对于此次的达明获奖,你认为他们是实至名归吗? 当然,达明的经典作品远不止《石头记》一首,虽然他们只维持了5年便解散了,但那段时间他们作品甚丰,留下了《禁色》《四季歌》《你还爱我吗》《天问》《马路天使》等数不清的经典好歌。相比太极的摇滚、BEYOND的励志,达明作品中清新唯美、梦幻迷离的特色十分鲜明,在当时乐坛是艺术化与高逼格的港乐代表。 黄耀明的声音与刘以达的作品,没有比他们更登对的唱作组合了(当然,仅仅是指音乐上,私底下也可能是很不登对的两个人)。黄耀明的那把嗓子,如同一泓清泉,能洗涤你的耳朵,恰恰承载了刘以达那不染凡尘的旋律和达明的独立精神,加上陈少琪、周耀辉、潘源良等大师级词人的鼎力加持,达明的音乐注定让时代无法忽视,且能跨越时代,跨越地区的概念。听他们的歌,其实你听不出多少港乐的影子,就是这样,因为他们早已超出了这个限制。如果BEYOND的音乐给了无数人奋发向上的力量,那么,达明的音乐则给了听者艺术上的享受与启发。 成员一个是黄耀明,主唱;另一个是刘以达,主要负责作曲、编曲及乐器演奏。黄耀明帅一点,也唱得好,而刘以达创作才华令人惊叹。两人于1985年组成「达明一派」。1986年,他们签约宝丽金,随后推出首张同名EP《达明一派》,宣布正式出道。半年后又推出首张大碟《达明一派II》。但这时还没能引起太大关注。到1987年,达明推出了第二张大碟,也就是那张石破天惊的《石头记》。连续三周占据本地中文唱片销量冠军,也确立了他们之后中西结合的电子创作风格。这张独树一帜的概念唱片,以《离》开头,以《弃》结尾,同名主打曲《石头记》更是令人倍感惊艳,迷幻鬼魅,又古典凄迷,140多个字,浓缩了一部中国文学巨著,教人听得迷醉,:周杰伦女儿近照,小周周变可爱了,又耐人寻味,堪称华语音乐中国风之标杆,30多年来无可超越。曾有乐评人这样评价:《石头记》是华语乐坛极少数可称为「逸品」的流行曲目。 说到达明一派,获得金针奖的确是实至名归,以前钟镇涛和太极获奖时还有人质疑,我想这次质疑达明的声音应该更少吧。虽然达明在内地不算很红,但就音乐水准来说,他们的地位真的很难有人能撼动。作为一支成立于30多年前的乐队,可能从80末到00后,都对他们没有什么印象。相信我,如果你没听过,赶紧先去听一首《石头记》,你会回来感谢我的。